网站首页 | 研究会简介 | 会长简介 | 组织机构 | 本会动态 | 基金会动态 | 江夏心声 | 黄氏研究 | 精彩影集 | 来宾留言 | 联系我们 | 世纪金源
   本会动态 
  ·贵安新天地五年传奇崛起 盘活带旺
  ·福州二办换届选举大会贵安举行 如
  ·世纪金源集团荣登2016中国企业
  ·新加坡亚洲新闻电视台报道黄如论先
  ·《参考消息》报道黄如论先生在菲慈
  ·《大道如论》 先生简介
更多>>   
   基金会动态 
  ·2016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5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4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3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2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
  ·2011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
更多>>   
   江夏心声  
  ·《江夏心声》123期第四版 20
  ·《江夏心声》123期第三版 20
  ·《江夏心声》123期第二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四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三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二版 20
更多>>   
   精彩影集 
  ·闽清县塔庄镇梅坪村水泥路
  ·漳平市灵地乡京口村修复防洪堤
  ·三明市沙县大洛镇宝山村修路
  ·泉州市永春县湖洋镇白云村修路
  ·泉州市安溪县祥华乡白荇村修路
  ·莆田市涵江区白沙镇龙东村修路
更多>>   
 
 
       江夏心声
 
《江夏心声》118期第三版 2016年8月31日
(2016-9-19)

 

长乐青山下 父子两英贤
(福州)黄益群
  江夏青山黄崛起湖北,族祖膺公由河南光州固始入闽,后迁樵川仁泽乡,三传至宾公为长乐县邑,定居长乐青山下。宾公十一世孙黄瑀,宋徽宗崇宁五年(1106)生,朱熹在《朝散郎黄公墓志铭》中记载:“曾祖徽、祖时皆不仕,父南仲,七试礼部不偶”,在这样一个寒儒之家,瑀少时“刻苦自励”。因为家道贫寒,少年黄瑀上街卖麴自为生计,他随身携带书籍,无人时便认真攻读。高宗绍兴八年(1138),瑀进士及第,任饶州司户参军。
  史载黄瑀性“刚介”,在饶州,他刚强耿介,与官场的不正之风作斗争。提点铸钱官想要卖掉铸币工人的余粮从中牟利,瑀坚决不同意,提点官恼羞成怒,便千方百计寻找瑀的过错,想以法律条款来惩戒瑀,瑀一向依法办事,无懈可击,提点无计可施,心中甚是懊恼,更没想到,饶州百姓对于黄瑀的政绩是交口赞誉,提点真是老虎咬刺猬,无从下口,他就向上举荐黄瑀,瑀“辞绝不受”。
  这一年,饶州地方旱情严重,民心浮动,知州通报各辖区申报受灾情况,以便免税,瑀请免十分之九,而别县只敢上报十分之一,知州洪皓大惑不解,过后派员巡视各县,只有瑀所申报的县,民无流徙,地方安定,洪皓大为赞许,上奏朝廷,嘉许黄瑀,调湖北转运司主管账司。
  宋绍兴乙亥(1155),黄瑀改知永春,他依然是勤于指导农事,关心民瘼。这一年,永春岁旱,瑀心忧如焚,他带领民众来到乐山为民祈雨。乐山在永春和南安的交界处,是戴云山向东延伸的余脉,山上有五座主峰,称五台山,黄瑀为民祈雨留下诗句曰:“直上云峰表,云间谒洞天,自惭无善政,来此祈丰年”,这首五绝短小精悍,明白如话,却蕴含了诗人急民众所急的殷殷之情,恤民之心跃然纸上。黄瑀年少家贫,对民间疾苦有着深刻的体会,他“所至以民为怀多善政,民敬之如父母”,瑀在诗中所言“自惭无善政”只是谦逊之言,他的善政之名在闽南各地广为流传。大儒真德秀知泉州时,延见黎老,问是否有贤令可以效法,众人皆曰:“有永春大夫长乐黄公者,其遗爱余泽在人也深,六十年后,未有及者”。
  瑀再迁两浙转运司干办公事时,有人提议“鬻公田”,转运使派黄瑀到各郡县了解情况。瑀遍行诸郡,深知各地公田的分布以及好坏的差别,他反对“鬻公田”,认为:一旦出售,得到的利益仅仅只是数年的收入,但从此以后,就没有税收的收入,反而使民众的负担更加沉重,他建议取消计划,从而保住了公田。
  杨存中,宋朝大将,忠诚护主,深得高宗宠信,权重一时。存中请地扩建兵营,黄瑀奉命前往查勘,发现根据营卒人数计算,现有的兵营足够使用,存中请地,增加数倍,要毁坏许多农田,于民不利,而且,所请之地只是用来结交权贵之用,供冶游玩乐。在黄瑀的力阻下,权倾朝野的大将杨存中“终不得行”。
  瑀代理秀州华亭县时,遇大饥年,他指示常平仓粮官开仓赈济,粮官心中踌躇,按常规,开仓赈济,需得奏报,粮官如实说:“当俟奏报”,大灾当前,瑀等不了那么多,他说:“民命在朝夕,苟可以生之,虽重得罪不悔”。按照常规,奏报赈济,逐级批示,等到恩旨下达,不知要多死多少饥民,瑀当机立断,勇于承担职责,下令立即发放常平仓粮食济饥,全活百姓数以万计。
  吏部侍郎汪应辰、侍御史汪澈先后向朝廷荐举,黄瑀遂升御史台检法官,他与杜莘老交好,莘老为人疾恶如仇,忠直敢谏,大公无私。时奸黠善佞的王继先以高明的医术媚上欺下,他的权势只有秦桧才能与之相匹敌,数十年间,没有一个人能撼动他。有一天,黄瑀请了病假在家中歇息,杜莘老前来问候探疾,可是,莘老连呼数声,不见瑀应答,莘老乃大声说:“我今日奏罢王继先了。”如同灵丹妙药,瑀一骨碌坐起来说:“你能任职,我现在不病了。”瑀从枕头底下抽出揭发王继先的状词,交给杜莘老,两人相视莞尔。瑀并没真病,而是心病,杜莘老以十大罪弹劾罢王继先,瑀病自愈,这便是瑀和杜莘老志同道合之故。
  不久,杜莘老再次弹劾与秦桧、王继先狼狈为奸的张去为,帝不得已,令去为致仕,杜莘老亦被外放。瑀和杜莘老情深意重,独送莘老出郊,两人无语执手凝噎,瑀黯然道:“君善保重,我亦走矣”。杜莘老走后,瑀自请外调,任江南东路提点刑狱,徙转运副使,视事旬日,改知漳州,他又请调闲职,主管台州崇道观。
  黄瑀一生刚直不阿,清廉爱民,朱熹评价:“公廉强介,察见微隐,吏不能欺,而民亦不忍欺。其禁令要约,大抵皆崇礼义,厚风俗,戢吏奸,恤民隐之意,民深思之,即殁而咏歌犹弗替也”。
  瑀平生多慷概,只要族亲中有谁需要帮助,瑀便尽力救济,以致自家贫乏。乾道二年(1168),瑀离世,他两袖清风,唯有清名留于三个儿子:杲、东、榦。
  黄榦于宋绍兴二十二年(1152)出生在福州东门外,榦幼年时聪颖好学,志趣高远,父亲瑀殁时,榦才十七岁,他师从名师李深卿、林少颖学习儒学和古文词赋,奠定了深厚的国学根底。
  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黄东官吉州,榦随兄从行。在吉州,榦师事刘青之,刘甚为赏识榦的才华和学识,书荐给朱熹,《福州府志.道学传》记载:“清之奇之,曰‘子乃远器,时学非所以处子也’,因命受业朱子。”
  第二年春,榦冒雪来到崇安五里夫,恰逢朱子外出,正所谓:好事多磨,榦索性寄居客栈,一心一意等待朱子归来。朱熹回来,榦夜不设榻,不解带,时常苦读通宵,疲倦了就坐着稍微打会儿盹,往往一学直到天亮,他还与朱熹的学友东莱吕祖谦讲论学问,“以所闻于熹者相质正”,朱熹十分器重黄榦,寄予深切厚望,他说:“直卿志坚思苦,与之处,甚有益”。
  宋孝宗淳熙七年(1180),“东南三贤”之一张拭亡,朱熹寄望于榦的心越加迫切,致书榦曰:“吾道益孤矣,所望于贤者不轻”。淳熙九年(1182),朱熹以次女嫁黄榦。朱子以“道德性命之旨”训教黄榦,榦继承朱子之旨,“遂厌科举之业,慨然有志于道”。
  在朱子众多弟子中,榦不仅是得意门生,更是乘龙快婿,榦与朱熹最为亲密,张伯行云:“晦翁倡道东南,士之游其门者无虑数百人,独勉斋先生从游最久,于师门最亲切”。榦与岳父翁婿感情融洽,他们之间的佚闻至今依然在武夷山下的五里夫民间广为流传,《坚瓠集》记载:一日,朱熹闲来无事,去看望女儿女婿,恰逢榦出门。集市甚远,购物不及,女儿只好用葱汤麦饭将就着招待父亲,朱熹也没嫌弃,倒是吃得津津有味,看着女儿站在一边局促不安的样子,朱熹留诗安慰女儿:“葱汤麦饭两相宜,葱补丹田麦疗饥。莫道此中滋味薄,前村还有未炊时”。虽说这只是父女间的体己话,却已然可窥朱熹一颗怜民、恤民的心。
  绍熙三年(1192),朱熹卜居建阳考亭,黄榦就近买地结庐,居家以相随。当朱熹建“竹林精舍”时,自号“沧州病叟”,并写下一首《沧州歌》:“春昼五湖烟浪,秋夜一天云月,此外尽悠悠。永弃人间事,吾道付沧州”,沧州含有隐居讲学传道的意思,由此可窥见朱熹对黄榦的器重之情。讲学时,朱熹致信黄榦:“他时便可请直卿代即讲席”,可见,黄榦在朱熹的教导下,已经有了很高的学术造诣。
  黄榦在阐述朱熹“心法”时,认为:“荣辱得失利害,皆不足道,只要直截此心无愧无惧,方见得动静,语默皆是道理”,黄榦主张淡泊名利,宽厚待人,重教尊贤。黄榦协助朱熹著书立说,朱熹所编《礼书》中“丧”和“祭”二篇就是黄榦所撰,朱熹看罢十分满意,认为“所立规模次第,缜密有条理。他日当取所编‘家乡’、‘邦国’、‘王朝礼’,悉仿此更定之”。黄榦没有辜负老师的厚望,他潜心向道,对追求学问有自己的独到见解:“观书者最怕气不平……平居当以敬自持,令心虑宁静;读书则平心定气,端庄严肃,须以吾心默观圣贤之语,常使圣贤之意,自入于吾心,如以镜照物,妍丑自见……读书只是沉静精密,则自然见得分明,切不可萌轻易自喜之心……且收敛静退,歉然常若不足,方能有进;学者之患在于志卑气弱,度量浅狭……故须是有大规模,又有细工夫,方成个人物”。
  绍熙五年(1194)七月,宁宗赵扩即位,在丞相赵汝愚的推荐下,朱熹召任焕章阁待制及侍讲,黄榦为迪功郎,补授监台州,因母丧回闽。庆元二年(1196),朝廷禁道学,朱熹理学遭到无情的打击,被诬为“伪学”,朱子自身难保,门人更是岌岌可危,坐牢的坐牢,流放的流放,从学者无奈改换门庭,弃朱熹而去,唯有黄榦自始自终不离不弃,他在建阳潭溪建草堂,著书立作,弘扬朱子理学。庆元六年(1200),朱熹病重,但平生所学后继有人,朱熹深感快慰,他将所著《礼书》底本托付黄榦,并留手书:“吾道之托在此,吾无憾矣!”朱熹谢世,榦悲痛欲绝,哭倒墓前,写下催人泪下的诗句:“瞑投大林谷,晨登崒如亭。高坟郁嵯峨,百拜又泪零。白杨自萧萧,宿草何青青。悲风振林薄,猿鸟为悲鸣。音容久寂寞,欲语谁为听?空使千载后,儒生抱遗经。”黄榦缅怀师长兼岳父:“悲怆哽咽不思书,亦不忍忘也!”
  嘉泰二年(1202),因为道学之禁解除,榦调监嘉兴石门酒库。光绪时期《石门县志.名宦传》记载,黄榦在石门“躬亲纤悉,寒暑不懈,岁入裕如。”在石门酒库,榦只是一个小官吏而已,不论严寒酷暑,他都事必躬亲, 所以每年的收入都丰足有余。有人劝榦,这么琐细、不重要的事情何须亲力亲为?榦笑着说:“这难道不是公事吗?”在石门酒库,榦揭露库吏勾结奸商“公造私酒”,不卖官酒,自卖私酒的恶劣行径,端正了官场徇私舞弊的不正之风。在石门酒库任上,榦写下酒器五铭来激励自己:
  磨铭:上动下静像天地,前推后荡象父子。昼夜运行命不已,精粗纷纭物资始。君子省身盍顾諟,无小无大亦一理。
  酢床铭:责酒清易,责人清难,智者于酒,可以反观。
  陶器铭:一线之漏,足以败酒。一念之差,得无败所守乎?
  烧器铭:厚其耳,广其腹。厚故胜,广故蓄。绵薄任重,足以覆其餗。
  升铭:凡物之理,不平则鸣,不足则慊,太溢则倾。谁谓剖斗而民不争?其取也宁过于啬,其予也宁过于盈。是又所以为不平之平乎?
  嘉定元年(1208),黄榦任江西临川县令,同治《临川县志·名宦传》记载黄榦在临川“每五鼓视事至午……逋租积讼委沓,未数月疏涤皆尽”。黄榦勤于政事,悉心为民,政绩卓著,官声日炽,当他在嘉定五年(1212)改任新滏县令的时候,临川百姓怅然若失,“如失父母”。 同治《新淦县志·名宦传》记载,当百姓得知黄榦来知新滏“吏民习知临川之政皆善,不令而政行”,不令而政行,这是黄榦春风化雨的恩德。
  在文集中,榦记载了自己在新滏任职时,与当地豪强谢知府家族进行的不屈不挠斗争,榦强烈的正义感和恤民思想一览无余。新滏县一户人家,男主人亡故,其寡妻抛家弃子,回到娘家。开禧三年(1207),这个寡妻把夫家田地卖给了谢家。黄榦在审案时指出:寡妇不应抛弃其子,也无权出卖丈夫的土地田产,只有其子才有权出卖,榦十分同情被抛弃的孤儿,他写道:“绝人子嗣,而夺其产,挟其妻以害其姪婿,此有人心者所不为也”,黄榦的倾向性非常明显,谢知府家族却做了这样不得民心的事情,黄榦向谢家人追索土地的契约,却被无理拒绝。黄榦只是一个小县令,未能在一次诉讼中打击谢家,但黄榦已经开始留意谢知府家族在地方为非作歹,霸占土地的证据。
  第二次诉讼是,谢家非法强迫一户人家,把一块有四座祖坟的田地出卖,而原告在当年兄弟签订的契约中立下均不同意出卖祖坟田地,谢家却买了这块有祖坟的田地。比起其他的田地,中国古代对于家族遗产的传承,更注重墓地的神圣性和家族性。嘉定元年(1208),谢家买下这块田地,和原告的侄子,一个未成年的小孙子签署了契约,在这种势力不均衡的交易中,很难让黄榦不怀疑谢家以权势胁迫乡下人,谢家还是拒绝合作,而是还给原告一个小池塘,草草了事。
  榦没办法依法制约谢家,但他并不气馁,暗中等待机会。有17家窑户状告谢家违约,没有如期支付购买的1.3万片大砖的17贯钱,谢家人坚持他们只是购买了小砖瓦,并按照正确的价格付了钱,而窑户则说,卖的是大砖瓦,只收到一部分口食钱米。只是简单的一个案件,但黄榦依然被缚住手脚,无法执行判决,他无奈道:“赖人砖瓦,欠人钱物,岂得以为无罪?不应收禁?私家却得将人打缚,官司不得禁抑豪强之状,即此可见”。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黄榦在第四次的诉讼中贯彻了自己的判决,有力地打击了谢家,他命令谢家停止侵占庙地,不得剥夺庙产看管人的生计。在这些诉讼中,黄榦最终以他的正直和正义做出了公正的判决。
  嘉定十年(1217),黄榦调知安徽安庆府。他一心安民,安庆旱,他为民祈雨,留下《喜雨》一诗:“云霓天外起层层,华月相随彻夜横。费得天公能几力,数州愁苦变歌声”。
  榦远见卓识,修葺郡城,保国卫民:时金人一路南下攻破光山,大肆烧杀抢掠、侵害百姓。安庆距离光山近在咫尺,危在旦夕。城内百姓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为安抚民心,为了守土有责,黄榦提出“以备战守”的策略方针,并制定修建安庆城的计划,呈报朝廷批准。未等到诏书下达,黄榦就组织大量的人力破土动工。
  修筑城池是件大事,况且是出于安民的需要,故此,黄榦的提议得到百姓的拥护,各家中的所有男儿全部参加,一下子就征得两万名的青壮役民。为了合理安排人力、物力,黄榦把役民5000人分成两批,分布到每一段工地,一批十天为一个周期,轮流更换。为了避免过度消耗役民的体力,保持旺盛的干劲,黄榦为他们制定了合理的作息时间,夏天一个月休息六天,每天午休时间必须有一个时辰,到了秋天,休息的时间就慢慢减到一半。同时,黄榦又吩咐主管粮食和钱财的官员,要定期发放钱粮,以保证役民的生活所需。为了尽早完工,他列出了详细的建城计划表,并将这些计划发给各段的负责人,让他们心中有数。由于计划合理、安排得当,役民的积极性高涨,工程进行得相当快。
  为了完成修城工程,黄榦每天早上四更起床,五更就坐在厅堂上,召集会议,听取前一天工程的进展情况,解决问题,他亲自到修城工地巡视,随时处理筑城中发生的事情。黄榦精力过人,忙碌一天下来,毫不倦怠,他这种超常的精力是和他衷心安民的思想密不可分的。
  在黄榦的运筹帷幄下,将近一年的辛苦,高大、坚固的城墙终于完工,就像是一座铜墙铁壁,安庆城被紧紧包裹,百姓有了安全的依靠。大家兴高采烈,户户张灯结彩,他们扶老携幼地登上城墙,把灯笼高高挂在城墙上。
  两年之后,金人又开始南下,攻破了黄州的沙窝等关隘,接着又由东往西进攻,河南东部以及安徽等地的百姓为躲避战火,流离失所。雄伟的安庆城在这关键时刻起了作用,金人难以攻破,安庆城里的百姓安定如前,无战火之忧。
  没多久,安庆又逢连日暴雨,汹涌的水流向城墙涌来,好似要吞没安庆城似的。大水一直淹到城墙半腰,但坚固的安庆城巍然不动,保护了安庆百姓生命和财产的安全。安庆百姓对黄榦更加感激不尽,他们异口同声地赞叹说:“我们没有受到金人的侵害,没有受到大水的淹没,能平安地活下来,这全是黄父的功劳啊!”这些事迹都记录在《宋史》中。
  南宋积弱已久,已是日薄西山。黄榦一心忧国忧民,但当时掌管本路诸州军事官员、身负指挥重任的制置李珏却无所作为,他整日沉湎酒宴,醉生梦死,军队内矛盾重重,毫无战斗力,史载:“幕府书馆皆轻儇浮靡之士,将帅偏裨,人心不附,所向无功。流移满道,而诸司长吏张宴无虚日。”黄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痛心疾首,奋笔疾书,写信劝谏李珏,语句激烈精彩:“……且视牡丹之红艳,岂不思边庭之流血;视管弦之啁啾,岂不思老幼之哀号;视栋宇之弘丽,岂不思士卒之暴露;视酒馔之丰美,岂不思流民之冻馁。敌国深侵,宇内骚动,主上食不甘味,听朝不怡,大臣忧惧,不知所出。尚书岂得不朝夕忧惧,乃而如是之迁缓暇逸耶?”如此恳切地劝谏,李珏置若罔闻,黄榦接着又建议:“用两淮之人,食两淮之栗,守两淮之地。”提出军队要“赏功罚罪”,只有赏罚分明,才能提高战斗力,李珏不但充耳不闻,而且耿耿于怀。尽管黄榦胸怀大志,终因报国无门而深感自己是徒费心力,他自动申请罢归,没多久,就被同僚所忌而被劾罢官。
  嘉定十一年(1218),黄榦辞官,他入庐山访李燔、陈宓等友人,他们相约于玉渊、三峡间,瞻仰朱熹旧迹,讲《乾》、《坤》二卦于白鹿书院,周兆兰《白鹿书院志》记载:“山南北之士群集听焉”。不管在任何时间,还是任何地方,黄榦都致力于固守师说,弘扬理学,为确定朱熹的道统地位而不懈努力。同治《临川县志·名宦传》记载,黄榦公事忙完,“则与弟子何基等讲论,至夜乃罢”,一旦得闲,榦便到郡学讲述理学思想;宣统《湖北通志·名宦传》记载,黄榦所到之处,“以重庠序,先教养。即郡治后凤栖山为屋,馆四方士。立周、程、游、朱四先生祠”,他撰写《徽州朱文公祠记》、《鄂州州学四贤堂记》,阐明朱熹集宋代理学之大成。
  嘉定十二年(1219)四月,黄榦抵建阳,十月回到福州,从此他专事讲学,弟子日盛,四川、湖南、安徽、浙江、江西等地的文士纷至沓来。黄榦继承朱熹讲学的优良传统,因地制宜,因陋就简,创造条件兴学授徒,在福州乌山法云寺旁,门人弟子“毕集于法云寓居”,榦置书局于寓舍,重修《礼记》,第二年,又在法云寓舍之右建书楼,榜曰“云谷”,以示毋忘文公之训。嘉定十三年(1220),榦在福州怀安县长箕山创建高峰书院;榦还在福州栗山草堂、登瀛馆、叶氏悦乐堂、城东寺、钟山赵氏馆、城南僧舍、箕山庐居、新河旧居、补山精舍、于山嘉福僧舍、长乐竹林精舍、鳌峰精舍、于山、乌山勉斋书院讲学,为闽学的传播和弘扬,培养了大批人才,也为宋末元初朱子理学的北传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清代理学家张伯行曾作过精辟的评述:“至考亭朱子、勉斋黄氏,师弟子之授受,朋友之讲习,奋然兴起者,如云汉之昭回,如江河之莫御。理学名区,独盛于闽……吾见闽学之盛行,且自南而北,而迄于东西,不局于一方,不限于一时,源远流长,汪洋澎湃”。
  黄榦终其一生都是在贫穷困顿中度过,特别是罢归后,生活更显得清贫和凄凉,但榦的人格、气节,从未因为贫困而有所减损。他在诗中记叙:“老夫年来百不悲,应听群儿声吾伊。呼儿握手长太息,不见侬家数口饥。”他在《噫嘻示儿》中,更是把家庭惨况和盘托出:“噫嘻!吾退不能为高蹈之靖节,吾进不能为玩世之东方,腰折亦无米五斗,俄死安得粟一囊。徒令汝曹困齑盐,对我面目青且黄。冬寒轻裘不得御,朝饥软饭不得尝。大儿知书故自忍,小儿叫怒来牵裳。老夫对此忽自悟,呼儿并集来我傍;人生穷通固有命,丈夫志气当自强”。
  到了晚年,黄榦愈发怀念恩师,他开始着手编撰《朱子行状》,综述朱熹的一生,全面论述朱熹的学问、道德,把朱熹尊为“万世宗师”,将朱熹提到民族文化代表者的高度。榦在书中论述了朱熹“为学”、“为道”、“著书讲学”的种种活动,为后人留下朱熹幅巾方履、规行矩步、瞑目端坐的理学家状貌。在闽学学者中,榦被理所当然地尊为理学的继承人,居闽学学派领袖地位达21年之久。黄震评价:“朱熹门人号高弟者,遍于闽、浙和江东,独勉斋先生强毅自立,足任负荷。同门有误解,勉斋一一辨明”。
  南宋宁宗嘉定十四年(1221)三月,黄榦卒福州城区居所,同年四月停柩高峰书院,《勉斋先生黄文肃公文集·年谱》记载:黄榦于“嘉定十四年四月乙丑丛于高峰书院,门人弟子二百馀人,皆衰经营屦引柩三十馀里至山间,丧仪如礼,乡人叹息,以为前此未之见”,旋安葬于高峰书院西南侧的庖牺谷。
  诗人刘克庄在《后村大全集》中有《哭黄直卿》二首云:
  久在文公几杖旁,暮年所得最精详。
  贫甘香火辞符竹,病整衣冠坐箦床。
  壮士军中悲亮死,先师地下惜回亡。
  法云破寺三间屋,却有门人远赴丧。
  当年出塞共临戎,箭满行营戍火红。
  督府凯旋先请去,坚城筑就独无功。
  身谋彼此皆迂阔,国事中间偶异同。
  莫怪此词含哽噎,在时曾赏小诗工。
  榦卒后六年,理宗宝庆三年(1227年),诸生从祠鳌峰精舍及考亭祠、三山郡泮五贤祠,南宋理宗端平三年(1236年),谥文肃,清世宗雍正三年(1725年),从祀孔子庙庭。黄榦遗著有:《周易系辞传解》1卷、《续仪礼经传通解》29卷、《孝经本旨》1卷、《论语注语问答通解》10卷、《勉斋先生讲义》1卷、《朱侍讲行状》1卷、《勉斋诗钞》10卷、《勉斋先生文集》8卷、《晦庵先生语续集》46卷、《勉斋集》40卷,蔚为大观。
  黄榦为宋之大儒,历朝对他的坟墓都进行了修缮,《闽都记》记载榦“历官知汉阳军、安庆府,皆有惠政,称‘勉斋先生’,卒谥文肃,葬父茔之侧。国朝嘉靖初(五年),知府汪文盛修葺二墓,为创饷堂于玄沙,望祭之”。
  明著名藏书家、文学家徐火勃在拜祭榦后写了《拜黄勉斋墓》:
  幽坟荆棘里,传是宋名贤。
  古柏摧荒垅,丰碑立野田。
  西风谁下马,夜月自啼鹃。
  冷落清明雨,无人挂纸钱。”
  明长乐进士谢肇淛《拜黄勉斋墓》中曰:
  典刑犹在望,异代更谁论。
  马鬣孤坟在,鸡碑十字存。
  野田侵墓道,寒烧燎松门。
  苹藻何人荐,伤心问九原。
  清光绪九年(1883)的一次重修,在墓埕前竖立一块高1.13米、宽0.44米、厚0.16米的石碑,碑文楷书:“清光绪癸未奉宪领款重修。裔孙心年、宸书监工”;民国8年(1919),榦的后裔、民国海军总司令黄钟瑛的胞兄钟沣,以及黄良安等人修复其墓;1987年初,黄榦在长乐的后裔黄宏珂、黄忠浩等人重修黄榦墓,把直径3米的覆钵形封土改为弧形;2003年,黄如论先生出资,征用墓周围土地,重修坟墓,进行扩建,建山门,设碑廊,周以围墙。山门为石构,四柱三门,门柱楹联:“人间祥瑞古灵妙,嘉定陵园长润贤”,“比翼天涯归大道,珠玑太极照千秋”,墓道两侧设碑廊,廊内立有历代名人赞颂黄榦以及门人祭文等碑刻。穿越久远的年代,黄榦的身影越发地清晰和高大起来。
  在长乐十一都古槐镇青山村,有黄瑀故宅,黄榦跟随朱熹讲学时,曾回故里创办书院,把故宅改为“竹林精舍”,一时间,学子云集,贤儒汇聚,邑人吴实有诗赞云:别构宜清赏,修修竹满林,秋风看凤舞,春雨讶龙吟,翠色全渡席,凉身象半琴。悬知君子操,共结岁寒心。
  历经岁月的磨洗,黄榦故居如一垂暮的老人,行将倾圮。清康熙三十年(1691),黄氏后裔在故居建特祠,命名“黄勉斋祠”作为春秋祭祀瞻仰之所;乾隆二十七年(1762),知县贺世骏领帑重修;道光二十四年(1844),族人又鸠资重修;陆陆续续不断翻修,黄榦故居保存完好。2001年,黄如论先生花费巨款,按原貌对特祠进行大修,重修后的祠宇庄严、雄伟,保留了明清两代古建筑的风貌,祠正面为红墙,开3扇大门,门前竖立一块大石碑,镌写满汉两种文字:“文武官员至此下马”。祠内天井下有一块青石龙雕叫“龙陛”,龙身弯曲如磐,龙樸飞舞戏球,栩栩如生,它们昭示了黄榦尊贵的历史地位。
  在福州乌山山麓,黄如论先生斥巨资修建“勉斋书院”,风格古朴的书院内,花木扶疏,清朗空阔,主楼大厅内安放着勉斋公铜像,他手执书卷,凝神注目,仙髯飘飘,他在告诉世人,大儒是怎样修炼出来的,他的光芒会照耀着后人,奋勇向前。
  

 
 
地址:福州市道山路277-1号“勉斋书院”  电话:0591-87617742 传真:0591-87551277 邮编:350001
版权所有:江夏心声 福建省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福建省江夏慈善基金会 闽ICP备11002112号 站长: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