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研究会简介 | 会长简介 | 组织机构 | 本会动态 | 基金会动态 | 江夏心声 | 黄氏研究 | 精彩影集 | 来宾留言 | 联系我们 | 世纪金源
   本会动态 
  ·贵安新天地五年传奇崛起 盘活带旺
  ·福州二办换届选举大会贵安举行 如
  ·世纪金源集团荣登2016中国企业
  ·新加坡亚洲新闻电视台报道黄如论先
  ·《参考消息》报道黄如论先生在菲慈
  ·《大道如论》 先生简介
更多>>   
   基金会动态 
  ·2016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5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4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3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2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
  ·2011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
更多>>   
   江夏心声  
  ·《江夏心声》123期第四版 20
  ·《江夏心声》123期第三版 20
  ·《江夏心声》123期第二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四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三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二版 20
更多>>   
   精彩影集 
  ·闽清县塔庄镇梅坪村水泥路
  ·漳平市灵地乡京口村修复防洪堤
  ·三明市沙县大洛镇宝山村修路
  ·泉州市永春县湖洋镇白云村修路
  ·泉州市安溪县祥华乡白荇村修路
  ·莆田市涵江区白沙镇龙东村修路
更多>>   
 
 
       黄氏研究
 
郑成功与南明兵部侍郎黄征明
(2016-8-9)

 

郑成功与南明兵部侍郎黄征明
  黄征明(1600-1660),福建晋江安海金墩人,累官至南明兵部左侍郎。赐一品服。
  安平金墩会面
  郑成功让郑世忠回泉州约请叶成格、阿山于顺治十一年(永历八年,1654年)九月十七日到安平镇见面。届期,郑成功调集甘辉、王秀奇、陈尧策、万礼、黄廷等二十余名部将统领水陆各镇“列营数十里,旗帜飞扬,盔甲鲜明”,兵将埋伏险要,把安平镇布置得“好似铁桶”,自己才同众参军一道前往安平准备同清使会面(江日升《台湾外纪·卷4》)。叶成格、阿山在清军步骑护卫下来到安平,一看郑军摆下的阵势已感到气氛不对,连郑方安排的迎宾馆舍报恩寺也不敢住,宁可住在清军临时搭盖的帐篷里,双方都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尽管郑成功大设供帐,馈送厚礼,竭力向清使表示友好,在原则上却坚持“一云先要四府地方,前诏只有水路游寨,未言陆路;二则不奉东西调遣;三则不受部、抚节制;恐如姜襄(瓖)、金声桓等俱以剃发后激变,且未与张明振(张名振)议妥,又比高丽不剃发等语”(佟国器《三抚密奏疏稿·抚闽密奏·顺治十一年九月初九日奏本》)。叶成格、阿山只奉有监视其剃发受敕的严旨,并无谈判的权力,面对郑成功提出的条件知道使命难以完成,于是以“不接诏,不剃发”(杨英《先王实录》)为理由拒绝成功的隆重礼遇,于二十日返回泉州。九月二十一日,郑成功遣人致书备礼挽留清使,二使臣回信表示“即使相晤间,不过宣传皇上浩荡德意,与公剃发后上谢恩本,将贵部官作何安插,及四府设防数目修入而已。他复何言哉!似公又不宜以旁语及也。弟以一介微躯而膺朝命,钦限在十月内回京,何敢稽迟,以身试法?伏祈早决一言,俾得星驰复命”。退还所赠礼物,并限二十五日为最后答复时间。
  招抚和谈破裂
  杨英《先王实录》载:顺治十一年(永历八年,1654年)九月二十四日晚上,郑世忠、周继武、李德、黄征明等往见成功,声泪俱下地哀告:“二使此番失意而回,大事难矣。我等复命,必无生理,并太师老爷(郑芝龙)亦难!”同安侯郑芝龙顺治十二年正月初十日密题本(《郑成功满文档案史料选译》)载:当晚,郑世忠说:“若剃发归顺,可全老父阖家。”郑成功答道:“吾不剃发即可保全父命,剃发则父命休矣。”世忠“复哭劝其回心转意。成功于李德身旁手执银盅,高声恫喝:剃发乃身分大事,本藩自会定夺,谁人敢劝,哪个敢言!世忠未敢再开口。”周继武说他也同郑世忠一起“哭劝成功剃发归顺。成功起誓,先撤官兵,再议剃发之事。佞官沈佺期曰:藩主剃发为令尊大人,我等剃头又为谁人。况且同在海上数年矣。
  二十六日,郑成功又派旗鼓史谠、郑奇逢往泉州请清使来安平再议。叶成格、阿山认为没有什么好谈的,把二人赶回。南明·隆武二年(清·顺治三年,日本·正保三年,1646年),郑芝龙派遣黄征明为正使,出使日本借兵。 黄征明一行从福州向日本出航,途中遇到暴风,船只飘散。其中有的刮回大陆,为清军所捕获。黄征明本人也身阻海上,不得已而重整小船。二十九日,叶、阿派人催促郑世忠、李德、周继武、黄征明回京复命。当天,清廷使臣和随行人员离开泉州,“从间道回延平”(佟国器顺治十一年十月初九日奏本,见《三抚密奏疏稿·抚闽密奏》),和局至此与清廷和解完全破裂。黄征明随即与表侄、民族英雄郑成功挥师东渡台湾海峡打败荷兰侵略者。
  收复台湾宝岛
  1653年(顺治十年)四月,清浙闽总督刘清泰依据朝廷密敕精神,写了一封文书派人送到郑成功的祖母安平金墩黄氏处,托她转给郑成功。文书中强调了两点,一是“宣扬皇上覆载深恩”,二是“陈述父子不应绝情”,以忠孝两全引诱郑成功背明归清。五月初十日,清廷正式颁发敕书,封郑成功为海澄公,郑芝龙为同安侯,郑鸿逵为奉化伯,郑芝豹授左都督,给泉州一府地方供郑成功安插和供养军队。敕谕中首先肯定了郑芝龙“当大兵南下未抵闽中即遣人来顺,移檄撤兵,父子兄弟归心本朝,厥功懋矣”。接着指责“墨勒根王(多尔衮)不体朕心,仅从薄叙,猜疑不释,防范过严;在闽眷属又不行安插恩养,以致阖门惶惧,不能自安。……加以地方抚、镇、道官不能宣扬德意,曲示怀柔,反贪利冒功,妄行启衅,厦门之事,咎在马得功”,并说明“已将有罪官将提解究拟”。然后说清廷遣人赍敕传谕,开导归诚,郑成功、郑鸿逵“果令李德持家书来,并传口语”,“书词虽涉矜诞,口语具见本怀”,“尔等保众自全,亦非悖逆”,故意不提郑成功以反清复明为旗帜,给以下台之阶。除封爵授官之外,特遣芝龙表弟黄征明为使者专程赴闽传达谕旨,以解疑畏。为了表达诚意,敕谕中宣布“满洲大军即行彻回;闽海地方保障事宜,悉以委托”。郑芝龙也派家人李德、周继武等持亲笔信要成功接受清朝招抚。郑成功阅信后说:“清朝亦欲绐我乎?将计就计,权借粮饷,以裕兵食也。”
  清顺治十一年(永历八年,1654年)八月十三日,清廷派遣的内院学士叶成格、理事官阿山(或译作刑部郎中阿尔善)同郑成功二弟郑世忠以及郑氏家族亲旧黄征明、李德、周继武等携带敕书到达福州,先命李德、周继武去厦门向郑成功讲述清廷和郑芝龙的意图。二十四日叶成格、阿山在福建清军护送下进抵泉州,又派郑世忠、黄征明(成功表叔)往厦门晓以利害。他给郑芝龙写了一封模棱两可的回信,谈到郑成功拒绝剃头这一关键问题时,他先引述“差官黄征明、李德、周继武等言,当劝郑成功剃头时,郑成功言,凡为臣者,以礼事君,不在些微细事等语”,借此证明郑成功是“不懂我朝法令,且其五六名亲信下官,不愿剃头,从中梗阻挑唆,以致稽迟”。
  黄征明清顺治十七年春正月初四日卒于金厝黄氏家庙。
  (福建金墩文史研究会供稿)


 
 
地址:福州市道山路277-1号“勉斋书院”  电话:0591-87617742 传真:0591-87551277 邮编:350001
版权所有:江夏心声 福建省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福建省江夏慈善基金会 闽ICP备11002112号 站长: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