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研究会简介 | 会长简介 | 组织机构 | 本会动态 | 基金会动态 | 江夏心声 | 黄氏研究 | 精彩影集 | 来宾留言 | 联系我们 | 世纪金源
   本会动态 
  ·贵安新天地五年传奇崛起 盘活带旺
  ·福州二办换届选举大会贵安举行 如
  ·世纪金源集团荣登2016中国企业
  ·新加坡亚洲新闻电视台报道黄如论先
  ·《参考消息》报道黄如论先生在菲慈
  ·《大道如论》 先生简介
更多>>   
   基金会动态 
  ·2016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5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4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3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2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
  ·2011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
更多>>   
   江夏心声  
  ·《江夏心声》123期第四版 20
  ·《江夏心声》123期第三版 20
  ·《江夏心声》123期第二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四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三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二版 20
更多>>   
   精彩影集 
  ·闽清县塔庄镇梅坪村水泥路
  ·漳平市灵地乡京口村修复防洪堤
  ·三明市沙县大洛镇宝山村修路
  ·泉州市永春县湖洋镇白云村修路
  ·泉州市安溪县祥华乡白荇村修路
  ·莆田市涵江区白沙镇龙东村修路
更多>>   
 
 
       江夏心声
 
《江夏心声》121期第四版 2016年11月30日
(2016-12-19)

《梅峰雅集》诗选
(福州)黄致宏
  
  第六届海峡百姓论坛
  七绝
  爱河翠柳拂和风,硕气木棉蕊更红。
  共驾飞鸿连海峡,唯期春到九州同。
  题记:第六届“海峡百姓论坛”在宝岛美丽的城市——高雄市召开,“海峡百姓论坛”凸显了“两岸同根、闽台一家”的主题。我们都是中华儿女,应该传承和弘扬包括姓氏文化在内的中华文化,增进休戚与共的民族认同,凝聚和平发展的共同意志,增强民族复兴的精神力量。
  团结统一的中华民族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根”;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的“梦”。通过举办“海峡百姓论坛”,加强两岸同胞交流合作、和衷共济,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增添蓬勃活力,担负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重责!
  
  
  台湾行
  七绝
  银燕追云伴赴台,山河隽秀入帘来。
  劫波历尽同胞在,百感萦回孰与猜!
  题记:赴台参加第六届“海峡百姓论坛”,台北、新北、台中、高雄黄氏宗亲纷纷前来探望,共叙骨肉亲情。百感交集,作小诗以纪。
  
  
  台湾行——清境感怀
  七律
  通天曲径接荆扉,雾里桃源旧梦稀。
  翠鸟鸣梢寻静谧,红霞披野沐朝晖。
  缅边鏖战将军去,台境开疆壮士归。
  巨像丰碑虽挺立,乡愁遥挂白云飞。
  题记:清境农场在南投县境内,是为了安置流落泰缅北部早年投效疆场的远征军老兵在此从事农垦而设置。清境农场是中横公路雾社支线往合欢山必经之地。1965年,蒋经国感于此处“清新空气任君取,境地幽雅是仙居”,于是将原名“见晴农场”改为“清境农场”。
  
  
《黄文肃勉斋公文集》第一卷诗解读之十一
(福州)黄益群
  《黄文肃勉斋公文集》第一卷诗第十一首是《拜文公先生墓下》:
  暝投大林谷,晨登崒如亭。高坟郁嵯峨,百拜双泪零。白杨自萧萧,宿草何青青。悲风振林薄,猿鸟为悲鸣。音容久寂寞,欲语谁为听。空使千载后,儒生抱遗经。
  【注释】
  1、大林谷:朱熹墓所在地,称“朱子墓”,位于建阳市唐石里(黄坑镇)。
  2、嵯峨:屹立。唐姚合《送潘传秀才归宣州》诗:“李白坟三尺,嵯峨万古名。”宋范成大《春日览镜有感》诗:“习气不解老,壮心故嵯峨。”清侯方域《与任王谷论文书》:“运骨于气者,如纵舟长江大海间……苟能操舵觇星,立意不乱,亦自可免漂溺之失。此韩欧诸子所以独嵯峨于中流也。”
  3、萧萧:象声词。常形容马叫声、风雨声、流水声、草木摇落声、乐器声等。《诗·小雅·车攻》:“萧萧马鸣,悠悠旆旌。”晋陶潜《咏荆轲》:“萧萧哀风逝,淡淡寒波生。”唐刘长卿《王昭君歌》:“琵琶弦中苦调多,萧萧羌笛声相和。”宋王安石《试院中五绝句》之五:“萧萧疏雨吹檐角,噎噎暝蛩啼草根。”元耶律楚材《和南质张学士敏之见赠》之五:“云飘飘,水萧萧,一灯香火过闲宵。”清蒲松龄《聊斋志异·连琐》:“杨子畏,居于泗水之滨。斋临旷野,墙外多古墓,夜闻白杨萧萧,声如涛涌。”
  4、宿草:隔年的草。《礼记·檀弓上》:“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孔颖达疏:“宿草,陈根也,草经一年则根陈也,朋友相为哭一期,草根陈乃不哭也。”后多用为悼亡之辞。晋陶潜《悲从弟仲德》诗:“流尘集虚坐,宿草旅前庭。”唐戴叔伦《赠康老人洽》诗:“多识故侯悲宿草,曾看流水没桑田。”宋司马光《送王待制知陕府》诗:“畴昔诚相契,间关分不渝。绝弦悲宿草,抚首念诸孤。”
  5、悲风:凄厉的寒风。《古诗十九首·去者日以疏》:“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晋陆机《苦寒行》:“阴云兴岩侧,悲风鸣树端。”宋张孝祥《浣溪沙·荆州约马举先登城楼观塞》词:“万里中原烽火北,一尊浊酒戍楼东,酒阑挥泪向悲风。”清陈梦雷《西郊杂咏》之九:“灌木动悲风,残云迷孤屿。”
  6、林薄:交错丛生的草木。《楚辞·九章·涉江》:“露申辛夷,死林薄兮。”王逸注:“丛木曰林,草木交错曰薄。”晋葛洪《抱朴子·尚博》:“正经为道义之渊海,子书为增深之川流,仰而比之,则景星之佐三辰,俯而方之,则林薄之裨嵩岳也。”唐骆宾王《从军中行路难》诗之一:“杳杳丘陵出,苍苍林薄远。”《明史·戚继光传》:“山谷仄隘,林薄蓊翳,边外之形也。”苏曼殊《耶婆提病中末公见示新作伏枕奉答兼呈旷处士》诗:“恒河去不息,悲风振林薄。”
  7、悲鸣:指动物的哀叫。《楚辞·九辩》:“雁廱廱而南游兮,鹍鸡啁哳而悲鸣。”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河水五》:“山下常有白马群行,悲鸣则河决,驰走则山崩。”
  8、音容:声音容貌。南朝宋谢灵运《酬从弟惠连》诗:“岩壑寓耳目,欢爱隔音容。“唐白居易《长恨歌》:”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明刘基《旅兴》诗之四四:”念我亲与友,各在天一涯,音容两契阔,悲欢绝相知。”
  9、寂寞:冷清;孤单。三国魏曹植《杂诗》之四:“闲房何寂寞,绿草被阶庭。”唐李朝威《柳毅传》:“山家寂寞兮难久留,欲将辞去兮悲绸缪。”
  10、千载:千年。形容岁月长久。《汉书·王莽传上》:“于是群臣乃盛陈‘莽功德致周成白雉之瑞,千载同符’。”唐韩愈《歧山下》诗:“自从公旦死,千载閟其光。”清昭梿《啸亭杂录·三年丧》:“惟我纯皇孝挚性成,力阻浮议,使千载之陋,更于一旦。”
  11、儒生:儒士,通儒家经书的人。《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叔孙通之降汉,从儒生弟子百馀人。”汉王充《论衡·超奇篇》:“故夫能说一经者为儒生,博览古今者为通人。”《列子·周穆王》:“鲁有儒生,自媒能治之。”唐元结《寄源休》诗:“天下未偃兵,儒生预戎事。”
  12、遗经:谓留给子孙以经书。语本《汉书·韦贤传》:“遗子黄金满籯,不如一经。”元王构《翰林承旨姚燧父桢赠官制》:“先兄后弟,继文以忠,以章节惠之文,以示遗经之报。”
  【解读】
  朱子于1200年过世,隔年,榦上山祭拜恩师兼岳父,心中充满悲怆和思念之情,此诗可读出榦与先生之间深厚的感情。
  早晨我登上突兀如亭子的山顶,在黄昏时分来到先生的墓前。高大的坟墓在暮色中屹立,我多次行礼,泪流满面。白杨树在风中萧瑟,隔年的草郁郁葱葱,凄厉的寒风吹拂着交错丛生的蔓草,猿鸟也发出悲哀的鸣叫。我再也看不到先生的容貌,听不见先生的声音,冷清孤单,有多少话儿要说给谁听呢?只剩下着未来的岁月里,我抱着您遗留下的经书,倍加思念您。
  
  
一家三代人的守望
王业洲
  同事从闽西革命老区“弘扬红色文化”现场教学调研回来,但凡谈起在松毛岭战役遗址遇到的那位老人和他一家三代接力守望红军归来的感人故事,总是激动不已。
  1934年那是个秋风萧瑟的9月,红军长征前最后一战松毛岭战役打响了,黄润通老人的爷爷一家在松毛岭郭公寨上的住所成了红九军团的前线指挥部。三万多红军英勇抗击七万多敌军,整整进行了七天七夜的激战,给敌军重创,但终因敌我力量悬殊而被迫后撤,松毛岭全线失守。据《长汀县志》记载:“是役双方死亡枕藉,尸遍山野,战事之剧,空前未有。”9月30日,红九军团在长汀县南山镇中复村“观寿公”祠堂前召开万人誓师大会。当天下午3时,红九军团兵分两路,前往江西瑞金红都,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从此,中复村被誉为“红军长征第一村”。
  红军撤离后,老人的爷爷一直守着被敌人的炮弹炸塌的土屋,因为他有一个坚定的信念:红军一定还会回来的!爷爷去世时,给儿子留下的遗嘱是:“守着老房子,等红军回来!”理由是:“红军是穷苦人的队伍,分土地、打豪绅,是救星。”儿子同样将此遗愿传给了孙子。十八年前,山上被停止供水供电,老人不得已搬到了山下,但他时不时会回去。他说:“守着旧屋子,心里就踏实。我们坚信红军同志一定会回来的!” 这是黄润通老人最常说的一句话。
  松毛岭战役,为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为配合松毛岭战役,各级苏维埃政府发动苏区青年参军参战,组织了2000多名地方武装开上前线去挖战壕、抬伤员、运物资、送茶饭。当时松毛岭附近几个村子“家家无闲人,户户无门板”。为纪念此场战役和铭记朱毛红军与当地百姓军民深情,红九军团将“松毛岭”改名为“朱毛岭”,指挥所驻地“郭公寨”改名为“郭姆寨”。
  弹指八十年,青山不老,当年的红军,克服重重困难,粉碎了国民党几十万军队的围追堵截,纵横十余省,转战数万里,胜利完成了战略大转移,开创了中国革命的新局面。他们的壮举,谱写了一部惊天动地的英雄史诗,立起了一座穿越时空的精神丰碑。松毛岭上的旧房子寄托黄润通一家三代人对红军深情的守望。八十年的等待,八十年的期盼,是一种信念的坚守,是老区人民一颗炽热的“初心”。
  
  
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
  (七律)
  (闽清)黄祥钗
  倡行革命仰孙公,主义存胸肝胆忠。
  旗举“同盟”驱鞑虏,枪鸣辛亥显豪雄。
  共和创立群情奋,帝制云消旷世功。
  利国福民谋伟业,昭昭勋绩众呼嵩。
  
  
《雷阳环峰黄氏文化寻踪》引言
  黄氏,以国为姓,以江夏郡为统一群望,素称江夏黄氏,受姓河南潢川。江夏黄氏支脉繁多,而我环峰黄氏就是其中一支流。环峰黄氏发迹于河南固始,始迁福建邵武,中兴于福建长乐青山下,形成于闽邑,在漫长的迁徙发展历程中,锤炼出精深的环峰儒学文化。而环峰儒学文化是集紫阳朱子学之精粹,纳东南沿海之新风,融汇升华,自成宗系,在中华儒学文化之林独树一帜,为华夏文明的历史长卷增添了绚丽多彩、凝重深厚的儒学篇章。
  雷州半岛一隅,清廷入主中原后,强推“迁疆割界”的野蛮政策,百姓流离失所,土地荒芜,民不聊生,被旅人视为畏途,被史志学家称为“赤地千里”的蛮荒之地,被清廷延续唐宋以来封建王朝作为流放谪臣贬官之所。 雍正元年,清廷颁发劝农之诏。雷州知府王铎也大力招民入雷垦荒。地少人多的福建,大批居民随之涌入雷州半岛垦荒置业。辅佐朱家抗击清廷失败的我雷阳环峰黄氏先人,也就隐姓埋名潜入由闽入雷的垦荒盲流,来到了雷州府遂邑第八都乐民河入海口南岸和附近的敦甫坑,开启了垦荒置业的农耕生活。历经三次迁移,约在乾隆中期,分别定居于遂溪县第八都“山芦、北灶、和乐与平乐四村。”由于落籍和乐和平乐两村后人文尉起而将两村改名为敦文,这从敦文黄氏长、次两房祭祀神灵或祖先时,仍分别沿用“雷郡遂邑第八都和乐村”和“雷郡遂邑第八都平乐村”的古语可证。环峰儒学文化也由此就在这个蛮荒之地开花结果并发扬光大。
  先人创居山芦、北灶和敦文之前的三处居所遗迹,有遗存于海山附近,“敦甫坑”、“响水溪畔”、“打铁仔”和“上村洋”的土地契约及先祖庐墓;1949年前,没有近岸浅海域永久网鱼权益的历史事实可以佐证。这也与山芦、北灶、敦文均自谱载十二世祖始,才有茔墓葬于山芦、北灶和敦文的时间是相一致的。
  先祖落籍后,在清道光二十五年,虽分别续修了谱牒,无奈今只遗存有敦文长房这份谱牒。但该谱之序及谱例均被撕毁,仅余太始祖一世禄公至十七、十八世的部分世系及可辨认的谱例:“嫡继庶有男有女,而或嫁或出者,只修庶生男女,不载母系;妻妾之分,原有不同,妻则概称娶某氏,祖公祖辈则称婆,终则称妣,若妾则称庶书之,亦不得不异云”的内容。1949年春,先贤而聪、春良曾担任主笔续修敦文谱牒,但时逢政权更迭,也仅修一半而停止。1986年,先贤黄安茂、黄成栋、黄而聪虽肩挑主修之责,但也只是续修了山芦、敦文长房和次房世系,有的史料也未能收集完善。而此时的我,虽年仅二十三岁,但蒙得族人厚爱,荣幸地与同龄的族侄黄义建,负责这次谱牒编修资料的搜集工作。先贤安茂、安明、安哲、安家、学思、学易、学泽、成栋、而聪、而昌、成宏、成立、春杏、春良、春辉、春英和贤老成耀、成模、时杰及我父亲成俊,叔父成杰当时回忆到:修于清道光年间的敦文长房谱序载有“战战兢兢,御敌疆场,佐朱家而兴天下,为乐民太守,来自福建泉州”的文字;谱例前面载有“儿是爹娘生,儿生爹娘弃,看见爹娘面,不识爹娘意。抛儿去水中,绝儿一口气;战战盆中泣,哀哀万苦备。儿虽非男身,儿罪何至是;爹娘莫忧贫,万物由天地,今年弃女儿,明年恐又至;不如留好心,心好天自庇”的歌谣。贤老的回忆当否可信?今也不难考辨。虽然,乐民这个地方从没太守或等同太守这类官职,但从敦文长房于清代在“法令庙”内,敬祀有明太祖洪武帝手执牛鞭,赤着左足,右脚穿靴,骑在牛背上的木雕神像;逢已酉丑年,南明隆武帝政权覆亡之日的八月廿一,长房八世祖国礼公一脉四支后人,均有举办设坛忏释冤魂的道教民俗活动;清代将女儿及女儿婚姻状况,甚至连女儿二次婚姻状况均详尽地收入谱牒;新媳妇正月初一入祠堂祭祖,沐浴环峰儒学之孝道的历史事实来看:贤老们的回忆应当可信。否则,我清代先人不会如此这般地去敬念大明朱家王朝;不会违背儒家礼教将女儿二次婚姻状况收入谱牒,更不会规定新媳妇正月初一入祠沐浴环峰儒学之习俗。
  先祖分别占籍今居住地后,光绪三年,由山芦、北灶和敦文合房五支修建祠堂一座,名为“山芦黄氏宗祠”。祠堂祖厅永久悬挂“聚九族以安居重新祠堂肯构勉斋道学;合五房而衍庆继美箕裘克绍叔度风流”的楹联;山芦黄氏宗祠冬至祭祖的主祭孙,历来均为敦文长房宗钦公后人担任的历史事实,均可足证清代合建祠堂的事实。光绪二十六年,敦文长、次两房,又于敦文修建宗祠一座。名为“敦文黄氏宗祠”。祠堂分为上下两座。上座门匾撰有“云楼”两字。楹联为“云集开基传祖德;楼栖座奠出人才”;下座门匾撰有“黄氏宗祠”四个大字,楹联为“江夏旧分封源远流长绵祖泽;环峰新启宇书香门户胤孙贤。”祠堂祖厅敬祀有“江夏郡环峰房历代高曾考妣孺人之神位”、“大明太始祖黄大公讳禄公妣孺人之神位”及禄公以下十六世孙的神主牌位。由此也可知:我太始祖禄公是生活于大明朱家王朝时代的人物。虽然,敦文清代谱自太始祖禄公乃至十二世祖均没有生卒时间记载,但敦文长房十三世祖有世管、世槐、世朝公出生时间的记载,分别生于康熙丁酉年(1717);康熙辛丑年(1724);乾隆元年(1736)。按30年为一代龄,也可推出我禄公约生于1357年。我山芦、敦文祠堂太始祖禄公神主牌位,虽刻有“黄大公”三个文字,但是,敦文清道光二十五年的谱牒,只是记载禄公为一世太始祖,没有记载到禄公为长子。若以“黄大公”三个字为依据来认定我禄公为长子,这明显过于草率。因为对任何历史事件的考证,都不能以记载时间在后的事实来推翻记载时间在前的事实。考之宋大儒黄勉斋学生陈义和撰写的《环峰书院记》,宋代名贤真德秀撰写的。《环峰黄氏世家谱序》、《敕建书院黄氏宗谱序》及《宋史》可知:福州城东的环峰山是宋大儒黄勉斋的祖居地;环峰黄氏开宗之祖就是黄勉斋。黄勉斋是道学大师,讳榦,字直卿,宋绍兴八年进士,监察御史黄瑀第四子,朱熹第一传人及女婿,生于1152年。这一切均与我山芦和敦文祠堂的楹联及“神主牌位”的记述所概述的事实也完全一致。这也就完全证实了我清代编修的谱牒记载的太始祖一世禄公是宋道统大师黄勉斋裔孙。又读《敕建书院黄氏宗谱》崇政里蓋口长房世系图,也得知勉斋公三子輹在崇政里生选;选生文子;文子生鍑,鍑生定辛、定彦;定彦生佛真;佛真生毛、归、禄。禄公在崇政里生一子添祥,后到泉州业儒,育歴、现两子。由此可知,我太始祖禄公是黄勉斋第八世孙。又用我清代谱最早记载有生卒时间的禄公三个十三世孙世管、世槐、世朝生年与勉斋公生年来计算也得出:其世代间隔在28~30年之间。这也符合人类繁衍规律。
  先人在清廷的统治时期,虽默默无闻,但在中华辛亥百年救国图强的历史进程中,却孕育了1921年,在广州加入了陈独秀创建的广州共产党小组,后被誉为大革命时期广东四大农民领袖之一的黄学增;1924年入读广州黄埔军校第三期的黄学伦、黄学家、黄成美;1925年1月入读广东法官学校首届的黄铁雄;1926年5月,入读第六届广州农讲所的黄学新。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主管、主办的《红广角》,2015年第12期《浅论雷州青年同志社的历史贡献》一文有载,中国乡村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组织——雷州青年同志社,也是由我雷阳环峰黄氏后人,组织发起并在我敦文成立的。又读1933年出版的《合浦县政月刊》第八、九、十期合刊《攻破斜阳匪岛之速纪》一文,读1928年11月召开的中共广东省委第二次扩大会议《军事工作决议案》,人们也不难看到:中共第一支海上武装——斜阳岛赤卫军,也是由我雷阳环峰黄氏发起组织,成立于我敦文、山芦与下坡,并以我敦文、山芦、北灶、下坡为秘密基地,以敦文“云楼”及山芦黄氏宗祠为陆上联络中心及领导中心。
  环峰黄氏创立迄今将近千年,受紫阳罔极之恩,夷考阙行,深潜缜密,笃志力行。在圣门当与颜氏并驱,在民族危难之时可与文天祥媲美。业绩煌煌,理当镌刻青史,流芳久远。际此历史嬗变的伟大时代,很有必要研究与回顾环峰黄氏历史,以史为镜,弘扬环峰文化精粹,激励后昆。
  勉斋公二十七世孙,禄公二十世孙:黄春宁
  2016年春于湛江
  

 
 
地址:福州市道山路277-1号“勉斋书院”  电话:0591-87617742 传真:0591-87551277 邮编:350001
版权所有:江夏心声 福建省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福建省江夏慈善基金会 闽ICP备11002112号 站长: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