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研究会简介 | 会长简介 | 组织机构 | 本会动态 | 基金会动态 | 江夏心声 | 黄氏研究 | 精彩影集 | 来宾留言 | 联系我们 | 世纪金源
   本会动态 
  ·贵安新天地五年传奇崛起 盘活带旺
  ·福州二办换届选举大会贵安举行 如
  ·世纪金源集团荣登2016中国企业
  ·新加坡亚洲新闻电视台报道黄如论先
  ·《参考消息》报道黄如论先生在菲慈
  ·《大道如论》 先生简介
更多>>   
   基金会动态 
  ·2016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5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4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3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2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
  ·2011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
更多>>   
   江夏心声  
  ·《江夏心声》123期第四版 20
  ·《江夏心声》123期第三版 20
  ·《江夏心声》123期第二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四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三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二版 20
更多>>   
   精彩影集 
  ·闽清县塔庄镇梅坪村水泥路
  ·漳平市灵地乡京口村修复防洪堤
  ·三明市沙县大洛镇宝山村修路
  ·泉州市永春县湖洋镇白云村修路
  ·泉州市安溪县祥华乡白荇村修路
  ·莆田市涵江区白沙镇龙东村修路
更多>>   
 
 
       黄氏研究
 
黄文焕与姬岩
(2016-11-20)

 

黄文焕与姬岩
戴云飞
  永泰的历史,差不多便由张、黄两姓书写。张氏家族史,跌宕起伏,波澜壮阔;黄氏家谱也不甘落后,多有出彩篇章。黄文焕、黄任、黄龟年、黄定,就是其中精彩的页码。
  黄文焕,白云乡人,自幼在姬岩读书。进士出身,当过几任县令,政声文声远播,破格提拔为翰林院编修。官不算大,却耿直敢谏。因与黄道周等人登坛讲学,纵论当朝是非,被捕下狱,后客死他乡。
  姬岩名称的由来,有许多种说法。之一是,因山上奇峰怪石犹如天外飞来,故称飞岩,相近于杭州灵隐寺旁的飞来峰。五代时,闽王王审知偕同爱姬,到闽清抚慰素来交好的黄敦遗孀陈氏,顺道登白岩,并来到毗邻的飞岩。王姬见飞岩山水毓秀,概然喟叹:百年后若能得此宝地长眠,那就心满意足了!后来王姬在福州的墓穴被盗,陈氏按照王姬生前的意愿,将王姬的骸骨移葬飞岩,“姬岩”因此而得名。如今,王姬埋香处已不可寻,但这种说法,还是比较可信的。
  黄文焕从小在姬岩长大,对姬岩的风物,了如指掌,并怀有深厚的感情。入仕后,始终不能忘情于这一方山水,中间曾有几年辞官回乡,致力于乡村教育,以及姬岩的景致建设。在黄文焕的倡导下,白云黄氏“不辨四声者无一家”,姬岩也得到殷勤的呵护。后来黄文焕不得不再次踏入仕途,“一戴乌纱,身为国有”,深深遗憾不能亲自守护姬岩的山水,又怕无知无识者肆意践踏,写了封《与僧善缘书》给姬岩寺的僧人,谆谆嘱咐要善待姬岩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
  《与僧善缘书》是一篇奇文。不只是对姬岩的挚爱之情,跃然纸上,感人至深,更因为所提出的山水保护与改造的理念,至今仍具现实意义。因原文篇幅较长,不能照录,在此不避抄袭之嫌,且尝试着用最明白易晓的语言,择取紧要的段落意译,并不揣冒昧,加以点评。
  “山水奇绝的,多处在幽峭的地方。但陡峭常常让人觉得狭窄,深幽又显得暗淡。唯独姬岩,虽然幽峭,却在绝顶之上,阳光灿烂,豁然开朗,单凭这一点,姬岩也足以傲视群峰而独立了。天公造物,到姬岩这里,已经是极致的完美。人若想要不自量力加以改造,一不在意,怕只会给山水留下残缺”。黄文焕这样写道。
  “姬岩之美,本质是她的岩石,林木则是她的靓妆。树木长在岩石上,十分艰辛不易,哪怕是一花一卉,也如珍珠般宝贝。稍大一点树木,需得经过几百年才能长成,那就像是数丈高的珊瑚,更是国宝啊!以前曾有寺僧随意砍伐林木,真是天大的罪过。以后凡有乱砍滥伐者,樵夫送官追究,僧人赶出寺院。”黄文焕继续写道。
  “听说有皈依人要在山门外的园中起盖静室,这个地方的景致,可亭可榭,值得好好布置。但在石室中起盖房屋,要建得雅致,十分不易。倘若造得俗气粗笨,只能成为山水的累赘。就像现在的寺院,不用瓦片,却用木料遮盖,这是农家的房子,哪是神仙的居所?以后终究须得拆去!皈依人有银两要盖屋子,我也不能制止,但要细心谋划,宜小不宜大,宜雅不宜俗,不要有围墙。如果没有盖好,只会败坏山水佳趣。作为僧人,能保护好姬岩的岩石草木,就是好僧人了。房屋想是已经起盖了吧?可惜我不能在家,加以监督。”黄文焕深自担忧,只能这样反复地告诫僧众。
  赞颂姬岩的诗文,数以千计。但大都只是描景状物,平铺直叙,絮絮叨叨,了无新意。黄文焕只寥寥几句,就道出了姬岩山水胜景的真谛。永泰近年新兴的旅游景点,多为峡谷瀑布。自是有人喜欢曲径通幽处,我却觉得行走在其间,有一种压迫感,因此,独钟情于高盖山、方壶山和姬岩。站在山巅,天蓝云白,极目千里,心无滞碍,尽可一吐胸中郁气!以上几座山,都是永泰的仙山,看来神仙才最懂得选地方。
  仙山能够得到有识之士的庇护,则是山之所幸了。永泰曾经林木茂密,若干年前,仍有成片的原始森林。不知有多少木材,通过大樟溪放排源源不断地运出。经历70年代的最后一劫,山上的树木几乎砍光。姬岩能够较好地保存有许多名木古树,黄文焕功不可没。
  黄文焕最终也没有在有生之年回到让他魂牵梦萦的姬岩,原因是出狱后凑不到路费。死后的灵柩,也是在他人的资助下,20年后才运回故里。黄文焕的际遇,比黄龟年要悲惨得多。
  忠言逆耳,言多必失,读书人不会不知道这样的古训,历史上怎么还出了那么多死谏的文人呢?文人常以竹子的虚心高节自喻,“未曾出世先有节,直到凌霄仍虚心”。姬岩山上生长着一种方竹,外方内圆。黄龟年、黄文焕高风亮节、人品端方,正是这方竹的品格哩!
  

 
 
地址:福州市道山路277-1号“勉斋书院”  电话:0591-87617742 传真:0591-87551277 邮编:350001
版权所有:江夏心声 福建省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福建省江夏慈善基金会 闽ICP备11002112号 站长: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