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研究会简介 | 会长简介 | 组织机构 | 本会动态 | 基金会动态 | 江夏心声 | 黄氏研究 | 精彩影集 | 来宾留言 | 联系我们 | 世纪金源
   本会动态 
  ·贵安新天地五年传奇崛起 盘活带旺
  ·福州二办换届选举大会贵安举行 如
  ·世纪金源集团荣登2016中国企业
  ·新加坡亚洲新闻电视台报道黄如论先
  ·《参考消息》报道黄如论先生在菲慈
  ·《大道如论》 先生简介
更多>>   
   基金会动态 
  ·2016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5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4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3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
  ·2012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
  ·2011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
更多>>   
   江夏心声  
  ·《江夏心声》123期第四版 20
  ·《江夏心声》123期第三版 20
  ·《江夏心声》123期第二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四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三版 20
  ·《江夏心声》122期第二版 20
更多>>   
   精彩影集 
  ·闽清县塔庄镇梅坪村水泥路
  ·漳平市灵地乡京口村修复防洪堤
  ·三明市沙县大洛镇宝山村修路
  ·泉州市永春县湖洋镇白云村修路
  ·泉州市安溪县祥华乡白荇村修路
  ·莆田市涵江区白沙镇龙东村修路
更多>>   
 
 
       黄氏研究
 
国仇家恨岂可淡忘?——记爱国旅菲华侨黄鼎铭
(2016-10-15)


国仇家恨岂可淡忘?
——记爱国旅菲华侨黄鼎铭

  黄鼎铭,字怡明,菲律宾怡朗市华侨,祖籍福建省惠安县张坂镇霞美村。其父黄世美是个老华侨,年轻冒险渡海赴菲,托身怡朗市。从打工起家,拼搏滚打,到创建“泉隆木行”,历时十多年。由于业务发展,其后改号“泉隆木材有限公司”,并在描戈律、浮罗邦兰,以及厦门(鼓浪屿)辟设分行,经营南洋檀木、楠木,以及日用货物。公司先后派出亲侄黄成发、黄辉玉、黄辉德、黄燕法等分别担任各分行经理,经营南洋檀木、楠木,是一家族式联营企业,在菲岛怡朗市颇有名气。鼎铭生于1878年,卒于1956年,享年78岁,排行第三,是世美亲生长子。大学毕业后,遵父命南渡菲律宾,协助其父经营企业。
  鼎铭以一年时间熟悉公司业务,并由其兄黄算来带路,趟遍各岛深山老林,与林区老大结识,搭上业务关系,为开展业务创造条件。当时,黄世美有感于怡朗市华侨数万人口,竟无一所正式中学,华侨子弟苦无升学处所。他就以商会名誉,倡议集资创建“华商中学”。鼎铭积极支持其父的义举,带头捐资数万菲币。他在怡朗市由于崭露头角,被推举为“华商中学”首任校长,具体负责建校工作。经过一年办学,选聘师资、组织教学,工作逐步走上轨道。但因身兼二职,顾此失彼,严重影响“泉隆”商务,鼎铭受到其父不少责怪。为了解决这一矛盾,他决定辞去校长职务,另聘能人。当时,家乡有位著名教育家黄泰楠正在集美中学担任教导主任。他通过其弟黄巽楠向泰楠提出诚聘要求,得到他欣然接受。泰楠到校后,鼎铭原拟交托全部业务,请他接任校长。但泰楠以初来乍到,情况不熟,不便承接为由,要求先当教导主任,后任校长一职,鼎铭只好又挂名校长。泰楠接任华商校长后,办学开明,广聘名师,加强爱国抗日思想教育,着重培养学生治学务实求真。当时,曾聘旅菲名师陈曲水(中共地下老党员、解放后任福建省侨委办公室主任、全国侨联委员)、许云(中共地下党员,解放后任中央侨委科长、中共漳州市常委统战部长),进步教师陈漱凤(郭志雄烈士的遗孀)等数人。学校办得生气勃勃,爱国气氛浓烈。先后培养出不少进步学生,后来成为怡朗抗日游击队骨干。
  鼎铭关心家乡教育,曾捐大洋三千多元,支持其父世美创建“霞美小学”校舍,继任该校旅菲校董会第二届董事长,捐资支持办学。他还尽其绵力常年捐助私立溪山小学和锦溪小学办学经费。
  1942年12月上旬,日本侵略军大规模南进,菲律宾的宿务、怡朗等岛相继沦陷。为了支持祖国抗日战争,鼎铭于1938年毅然组织“怡朗华侨抗日救亡会”,被推为会长,发动侨界支援祖国抗日;并组织游击队,自任大队长,进入山区老林。该大队共有指战员100多人。他们利用夜间袭击日寇据点,或破坏敌人交通线;或白天化装进城,袭击敌人指挥部,使敌心惊胆战。这一支游击队战绩显著,在怡朗群众中影响较大。自1938年至1939年,鼎铭与黄长水商量,以怡朗华侨救亡会名誉先后组织“志愿队”四批,共20多人,回国参加抗日战争。在第一、二、三批中,有惠安人黄景照、孙易彬、黄灿煌;第四批7名华侨中,有晋江人高天雄、蔡友杰、蒋仁坚等,他们回国后,参加新四军。队员孙易彬在解放后随军南下,进入湖北军区,随后转业地方分别担任大型工厂党委书记。
  怡朗抗日游击队上山坚持斗争两年,经费告急,生活困难,军心浮动。为了继续开展斗争,鼎铭派出其侄黄昆宗返回市内,从“泉隆公司”提取一些储存资金。昆宗下山后,从本家提取数千美金。经过精心包装后,藏在几件旧衣服的衣袋里。他原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完全可瞒过日寇的贼眼。可是当他经过日军哨岗时,想不到当天戒严,所有过岗的人都被抓进哨所搜身审问。昆宗从容回答,镇定自如。日军站长看不出任何破绽,原已决定放他。可是临走前,他要讨回那件旧衣袋,引起敌酋的怀疑,就叫他自己找。昆宗找出来后,敌酋打开衣袋,检查每件衣物,发现衣里藏着不少美金,就把他扣留下来,经严刑拷打,查出他是游击队员,当晚就把他枪杀,烈士倒在敌人屠刀下。其尸抛在何处,至今无法查寻。昆宗殉节前一年,奉祖父之命,返回家乡(霞美)结婚。当时他年22岁,妻子蔡秀娇19岁。两人恩爱,情意绸缪。待到珠胎已结,喜获情种。忽接泉隆急电,急召昆宗回菲。当时儿子尚未出生,昆宗一死,该儿就成“遗腹子”。何依何靠,令人心悬。昆宗牺牲后,鼎铭怕出意外事故,不敢把噩耗立即通知家乡亲属,直到1945年6月中,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才告知详情。他还以专信征求秀娇的意见:如果她不想留在黄家,同意她带去孤儿,另选新的归宿;如果她情愿留在黄家,保证给予经济支持,负责她母子的生活和孤儿的培养。秀娇表示:夫妻有情,母子有爱。情愿留在黄家,继续抚养孤儿。从此,鼎铭信守诺言,说到做到。其侄黄筠垣也因兄弟情深,应感恩回报。叔侄二人共同负责秀娇母子的生活和孤儿的培养,直至遗孤考上福建师大物理系。(黄磐石)


 
 
地址:福州市道山路277-1号“勉斋书院”  电话:0591-87617742 传真:0591-87551277 邮编:350001
版权所有:江夏心声 福建省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福建省江夏慈善基金会 闽ICP备11002112号 站长:阳阳